在2001至2010年间

2020-01-30 05:23

现在,“问号”已经“拉直”。“我们用数据告诉世界:中国陆地生态系统碳密度低于同等气候条件下的其他地区,依然有很大的固碳潜力。过去十几年中,中国陆地生态系统一直扮演着重要的碳汇角色。中国农田土壤固碳的相关数据,证明了秸秆还田在中国农田土壤固碳中的贡献。”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副所长于贵瑞研究员说。

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明确要求世界各国要加强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推动各方以“自主贡献”的方式参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来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减缓全球升温速率。

调研显示,在2001至2010年间,陆地生态系统年均固碳201tg(百万吨),相当于抵消了同期中国化石燃料碳排放量的14.1%;中国森林生态系统是固碳主体,贡献了约80%的固碳量,农田和灌丛生态系统分别贡献了12%和8%的固碳量,草地生态系统的碳收支基本处于平衡状态。

“中国科研人员靠脚力、眼力、脑力,揭示了重大生态工程的固碳效益,为它们正了名。2000年至2010年间,重大生态工程年均增汇7.4千万吨,占重大生态工程区内生态系统碳汇总量的56%。”方精云说。

“‘碳专项’的开展和实施,为满足国家在气候变化应对和谈判方面的重大需求做出了重要贡献。这得益于国家对科技支撑的重视,得益于中科院‘大兵团作战’的优势,得益于参与专项的广大科技人员的无私奉献。”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说。

在方精云和于贵瑞两位项目首席科学家的领导下,来自中科院及高校、部委所属35个研究院所的350多名科研人员,调查了中国陆地生态系统碳储量及其分布,调查样方17000多个,累计采集各类植物和土壤样品超过60万份。

2011年1月,中国科学院面向世界科学前沿,响应国家战略需求,率先启动了“应对气候变化的碳收支认证及相关问题”专项(简称“碳专项”)。核心任务之一就是通过对中国各类生态系统的碳储量和固碳能力进行系统调查和观测,来揭示中国陆地生态系统碳收支特征、时空分布规律以及国家政策的固碳效应,从而为我国经济转型发展、气候谈判提供科学支撑。

作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缔约方和负责任的大国,近年来中国制定了“调整经济发展模式、促进节能减排技术进步、增强生态系统碳汇功能”的战略思路。

长期以来,国内外对中国碳收支有三大疑问:中国生态系统固碳有没有潜力,有多大潜力?中国陆地生态系统能不能扮演碳汇角色?有千年农耕文明的中国,通过完善农业政策、改变农作方法,能否既保证粮食稳产增产又增加土壤碳汇?

“陆地生态系统,可以通过植被光合作用吸收大气中的大量co2,并将其‘固定’在植被或土壤中,我们把这个过程称为固碳,把吸收并储存二氧化碳的多少称为碳汇。”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术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方精云说。

这一当今世界调查范围最大的野外项目,为研究中国植被生产力、碳收支以及生物多样性的宏观格局提供了大量实测数据,也为我国国土资源规划、保护与利用,以及生态文明建设实现提供了重要的本底数据。